欢迎来到夜场招聘网!

地窗坪|醉时捕光,睡时捉梦,福星高照逢睹您

来源:夜店招聘网 时间:2019-08-25 作者:夜店招聘网 浏览量:
文|阿季摄影|半个月亮
“我忘了带房卡了。”“跳窗进去就可以。”还有这种操作,听起来是不是很大胆?笃笃笃的敲门声响起,是白天夜里都在各个角落来去自如的小小罗。“晚上一起睡好吗?”我就势拉过小小罗的手,多肉敦实,握着手感十足。她挣脱我的手跳着出门,“我要问问我妈妈。”旅途中短暂交集相识的小小罗娇憨活泼,很快跟我们混熟了,跑到我们房间里,进来直接玩跳床,地板床上下来回的跳,我喊她“小小罗”,她总是撒娇着抗议,“我不叫小小罗,我叫罗沛妍,妍是女~开~妍~。”这个自来熟的七岁孩子,戴着个可以测颜值的电话手表,她妈妈给她打电话,第一句话永远是“你在哪里?”恨不得装个GPS定位,实时监控。
火台风利奇马把福建变成一个壁炉,云朵都被烤得不那么蓬松了,从海绵蛋糕变成了法棍,隔着2000米,都能听到清脆的撕裂声,闻得到焦浓的麦香。岛民们恨不得手变得大一些,好挡住额头上的太阳。台风天还出去玩,心是不是很大?不,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沿海人,你得习惯每年台风天打开电视,前方连线的记者穿着雨衣抱着树,镜头模糊,呼吸困难地播报完现场灾情,而淡定的沿海人该干嘛还是干嘛。就算迎来40℃载入史册的高温,但旅行的事情怎么能耽搁呢。“什么风把你刮来了?”福建人的回答是台风。“水面、卤冬粉、筳肠、烧窑鸡、肉煎、发粿……”我咽了口水,“不行了,把名字念一遍口水就流一地。”才刚刚到天窗坪山脚下在苍蝇馆子饱食了一顿,我就把我接下来想吃的小吃清单报给了小花。
上乌山要赌上所有的运气,如果下雨,有山体滑坡的危险,艄公也不肯出船,失去反光板的天池也逊色了不少,上乌山,好天气是可遇不可求的,不到拨人心弦的最后一刻,不知道底牌。草地上,六级的西南阵风在玩弄一朵失去枝头的金盏花,金盏花穿着紫红色的蓬蓬裙被风逮着连轴转,芭蕾舞般的优雅轻盈。“九十九圈。”小小罗紧盯着数数,最后肯定地得出这个结论。坐在茶室里等待的时候,闷了很久的台风雨终于咕噜噜地下下来了,西南风把雨打在窗玻璃上,雨滴从窗玻璃上快速地滑过,饥渴的土地迅速地接纳这一切,与此同时,太阳光出来了,我明白这是一场值得等待的太阳雨,不会持续太久,我只要耐心地喝我的火龙果花茶。半个小时左右,雨住了,金色的阳光在万物身上跳跃着,加了滤镜般的美好。得到“我们可以出发”的通知,似乎老天爷在我的入山申请上加盖了个同意的印章。坐在车上,抑制不住内心的狂喜:“每座山都有名字吗?”小花说,“诶~这个我真不知道呢。”哦,那我也担不起给这些山取名字的重任,心下给大山们取的名字像擦橡皮擦一样擦了一次又一次,都觉得对不起他们的壮美和秀丽。在青山与青山之间,形成了一个个漩涡般的盘山公路,我们掉进了一个漩涡又掉进一个漩涡。小花说她有点犯困。我们说可能会是晕山。她上一回到乌山还是去年,一直纳闷有一条开进去两边都是树的路哪里去了?直到我们进了山,手机没有信号了,那条野生的路才出现了,车轮带出的泥浆喷甩着,村庄的炊烟兀自升腾着。山上有一半的树是枇杷树,每年秋天,漫山遍野都是黄色毛茸茸的枇杷花,到了每年的春天,枇杷果子上包裹着银色的铝箔包装袋,太阳底下,像水银一样耀眼。这户人家就在白云深处,男人蹲在地上一根接一根地抽烟,女人说是卖成捆的伸筋藤,但问个价格她都漫不经心。等船的间隙,农家四条狗里面有两条打起了架,我们全都没有劝狗架的经验,在一旁看热闹。我问男人:“四条狗都叫什么名字。”“没有名字。”男人回答得很干脆。“天池”就在这崇山峻岭之间展开了,池水蓝的绿的,山环着水,水绕着山,山有乔木,天池把山间的温度偷偷地调低了五度,阳光照着的水面撒满了碎银子似的,渡船自远而近驶来,乘着山间清凉的风,不知是离天空比较近,还是云压得比较低,缭绕的烟雾似乎从玉皇大帝居住的高空对流层悄悄泄露出来的,还带着股仙气。下船的人都说,山里有很多仙女,赶紧去玩。“那有仙男吗?”我偷偷的念想。想去触碰天池水却在一念之间,打消了。回来的路上,小花跟我分享,“我去弄水了,好凉快。”就因为她这句话,我眼红了。
初识天窗坪的时候,我以为她是现代文艺小清新的产物,没想到“天窗坪”既是地名又是村名也是项目名,因隐于山间小高地而四周环低谷,是高山上凸起的一块平地,以“天之窗,地之坪”的寓意而得名。房间在二层,有个小院儿,院子里有个玻璃房,玻璃房内是榻榻米茶室,装满了一屋子的阳光,喝着茶,低头看书,抬头见山,也见龙眼树。外面好像有几百部电焊机在同时工作,幸好,知了晚上也是要睡觉的。在园子里随处走走,穿梭在杨桃、芒果、龙眼、荔枝、橘柚、香蕉、菠萝蜜、桃金娘、火龙果、橄榄树之间,走累了,就摘一颗龙眼剥了吃。偶尔有几颗早熟的桃金娘,果实胀得黑紫,塞到嘴里牙齿一咬,果酱迸发出来的酸甜融化在舌尖上,淡淡的酸,浅浅的甜。傍晚的天空,大概是炮仗花染红的吧。我坐在芙蓉葵、石竹、朱槿、叶子花包围的秋千上,几乎要荡到天上去。晚餐是天窗坪的厨师做的水果宴,火龙果花与香菜凉拌,火龙果汁做的面条炒包菜,炸虾蘸着火龙果酱吃,还有荔枝和苦瓜煮出来的冰与火之歌……就连清炒空心菜,也被一抢而空,没有调料的过分掩盖,实实在在地吃出了大自然馈赠本真的味道。晚上有观星的课程,小朋友们早早地在天台上排排坐。月亮和木星高高地在头顶上悬挂着,但我觉得亮光不及孩子们的眼眸。他们先是很不正规军地报数,天文老师一声令下:现在到另外一个天台上用望远镜观星。他们几乎是用把天花板塌破的声音而去的。“每个人十秒钟,大家一起数数。”于是响起无比急切的数数声。“月亮看起来怎么像一大块冰块?”“好多洞洞啊。”“什么是恒星?”“横过来的心。”还有上课上一半出来遛弯的小朋友指着地上的一滩东西问:“这是什么?”我随口说蛇。他马上颤抖着咋咋唬唬地走开了。真是个配合的boy。躺在床上,天花板是圆弧形的老杉木,上面保留着木头本身的纹理和木节,看上去像天体和星轨,也像是远古神秘的占星图,枕着虫鸣蛙叫的夏日交响曲,再做一个遥不可及的美梦吧。
常山是一个安置归国华侨的开发区,天窗坪脚下的常山华侨中心市场是一个传统的菜市场,侨民文化碰撞和交融出了不一样的菜市场。都是饮食男女,在一碗常山水面面前,大家都是真实的。吃一口就被征服了,加了猪肝、瘦肉、丸子、花蛤满满的一碗水面,却只要十块钱,坐在菜场深处,就算风扇对着吹,也是大汗淋漓,但也吃得毛孔贲张,痛快至极。印尼华侨做的虾饼、虾片,本地人做的筳肠五香,当地特色冬瓜饼……全都成了我的心头好,统统被我收入囊中。冬瓜饼居然还是采用古早的油纸包装,千层糕的标签还是手工粘上去的,我忍不住对贴标签的老人说,“能给你们照张相吗?”他们的口音土不土洋不洋的,我也分不清是哪里了。随手买了几把菜,菜摊的大婶,不讲闽南话,也不讲普通话,干脆就笼统地结账,绿笋丝瓜莴笋莲藕全部装进一个袋子,霸气的一称,用计算器敲了一个数字。我原以为这样古老的菜市场只能现金支付,没想到已经全民实现电子化。小花交待我,“筳肠带回去要煎得两面金黄出锅才好吃。黄饭要趁热吃,粽条凉了要蒸了再吃。”出常山高速收费站,收费员轻飘飘地来了一句“办ETC吗?”我已经醉了。旅行是一个零存整取的过程,由无数的小美好组成,答应我趁早去美好的地方旅行,这样你往后回忆的时间拉得越长,你回过头看被美好填满的时光也越多。许你一场天窗坪的旅行。#留言互动# 你向往的田园生活的样子
话题留言点赞NO.1
送出天窗坪暗夜公园 1338元的星空房1晚
简约装修/星空玻璃屋/超大浴缸/宽阔木平台
踏出房门,于山野之中,奢想体验
活动截止:2019/08/25 21:00
有效期:2019/12/31
预约电话:0596-8637699
自驾线路:漳州常山高速出口-15分钟车程至天窗坪-25分钟车程至乌山天池
MORE|更多精彩文章
我的前任
30 ,我选择退休
极地行乐-愿一切如你想像的美好
不过是,你的努力冒犯了他们的平庸
你看到了芳华,我看到了平庸之恶
边界感是个好东西,希望你也有
远离与你无关的热气腾腾
无问西东|我与我周旋久,宁做我
金融街女子图鉴|你活成自己喜欢的模样了么
三色国|我不急着走完这一生,所以我慢了下来
后来,我们都学会了退票
你忙归忙,什么时候有空睡我
你得有辞职力
北极点是一场梦,而我是一阵风
别人的尼泊尔之旅都是卖家秀,我的是买家秀
吐槽大会之银行人的水煮人生
行长的春药
你是怎么一步步沦为大妈的?
高球江湖
我们彼此知道,我们彼此屏蔽
沙坡尾的独家记忆
极简主义的最高境界:家徒四壁

给我好看
热门话题
推荐文章
最新文章

Copyright C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午夜招聘网

微信扫一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