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来到夜场招聘网!

赵琨:钱锺书纷歧怒悲《红楼梦》【两】

来源:夜店招聘网 时间:2019-10-10 作者:夜店招聘网 浏览量:

孤证不立。再看一人:妙玉。红楼三玉,个个迷阵。宝玉之易被误解者,风月惯手也;黛玉之易被误解者,心窄小性也;妙玉之易被误解者,水月尼姑也。按今日贾母、凤姐、宝钗、妙玉等之招人“黑”,程高本续书其罪非浅。贾母黑化为狠毒狼外婆,凤姐突然石乐志转站金玉等于是给自己找个竞争强敌自废武功,宝钗默认冒名顶替安受宝二奶奶宝座实为帮凶,妙玉“坐禅寂走火入邪魔”尘心未除恋着宝玉——此皆续书之杰作功劳。他皆不言,单论妙玉。事实上,撇开后书,单论前八十回书,妙玉与宝玉之关系,并非精神上之恋人,而实为心灵上之知音。
“透析”妙玉之“真身”,可以第六十三回岫烟评妙玉此语为切口:“僧不僧,俗不俗,女不女,男不男。”按此语出王实甫《西厢记》。实可谓之解读妙玉之四维定位。
首先,“僧不僧,俗不俗”:第七十六回,妙玉对黛玉、湘云道:“如今收结,到底还该归到本来面目上去。若只管丢了真情真事,且去搜奇捡怪,一则失了咱们的闺阁面目,二则也与题目无涉了。”第十八回写,妙玉“自小多病,买了许多替身儿皆不中用,到底这位姑娘亲自入了空门,方才好了。所以带发修行……”,故可知妙玉带发修行,并非倾心于佛法,实不过治病一药方耳。故其念念不去怀者,厥为“咱们的闺阁面目”、女儿之“本来面目”。此即“僧不僧,俗不俗”之确诂也。恽珠《国朝闺秀正始集》:“然如夏龙隐、周羽步诸人,实有逃名全节之隐,故特附录,以扬潜德。”故恽珠访采辑录闺秀吟咏,不废“逃名全节”之方外女子。妙玉志节清操,父母亡故而欲全节,舍带发修行外,实更无良途。又恽珠本人,少慕道教,常“思读书论道以终其身”。可谓与妙玉之志,不谋而略同。故使妙玉非为虚构说部中人物,以其诗才(第七十六回妙玉续黛玉、湘云凹晶馆之联句,黛玉湘云二人皆赞赏不已,说:“可见我们天天是舍近而求远。现有这样诗仙在此,却天天去纸上谈兵。”),必为《国朝闺秀正始集》之一重镇,无疑矣。
然后,“女不女,男不男”:妙玉与宝玉之交,同为“不合时宜”者之交,而无问、无分是男是女也,戏谑言之,古有“忘年之交”,此所谓“忘性之交”是也。读者要问:证据呢?你说精神之交就精神之交,你对妙玉宝玉做过密室采访隐去姓名真心话大冒险?笔者笑曰,我有一言,诸君静听:我们知道黛玉最紧张心上人被夺了去,是以又是冷讽“金项圈”、又是冷刺“金麒麟”——但她从来没有对妙玉、对妙玉宝玉关系,有过一丝半点之怀疑猜忌!谓予不信,且看下析:
1.第四十一回栊翠庵茶品梅花雪,妙玉实际上对黛玉、宝钗、宝玉三人一视同仁,皆视之为不俗之人,故可同吃“体己茶”。故可与气类之同调,共饮茶之杯,而不以为不洁。第六十二回,黛玉就着宝钗手里,同饮一钟茶,亦以第四十五回金兰契互剖金兰语后,二人闺谊,更进一层,已为心灵之知己也。所以妙玉之与宝玉共茶杯,与黛玉之与宝钗共茶杯,二事正可合观。茶品梅花雪一段亦可见妙玉何尝洁癖?她之嫌恶刘姥姥饮过之杯,不是鄙视劳动人民,而是白眼粗俗之人!这里的关口,不是阶级之高下等差,而是人物之清浊雅俗!这里最见出妙玉是“魏晋人物”。与非亲非故之青年男人共一茶杯,自非世俗礼法之所许可,然“礼岂为我辈设邪”!况诸判词——妙玉之“僧不僧,俗不俗”,身虽托于尼庵,神乃接于魏晋,正所谓“云空未必空”;妙玉之“女不女,男不男”,带发女尼之茶杯可饮志趣投契之男子,正所谓“欲洁何曾洁”。断章取义,颇增妙解?妙玉是红楼误读第一重灾区,曹公书问世两百多年以来,对其冷嘲热讽之读者,指不胜屈(尤其恶毒者,如王卫民《红楼梦刘履芬批语辑录》刘履芬批语:“杯子没有吃过,始可给人,性极怪癖,因想其身子亦没有人用过,可给宝玉。”再如林语堂《眼前春色梦中人》卷一:“妙玉那个好洁神经变态的色情狂家伙……”——这些文人下笔之毒,内心之龌龊,真令人齿冷。多大仇多大恨?),桐花凤阁主人陈其泰,是不为浮云遮望眼之极少数明眼人之一,其论妙玉云:“村妇虽浊,女也。宝玉虽清,男也。刘老老饮过之杯,则欲弃之。自家常用之杯,则与宝玉共之。在世俗之见,必以为女悦男之确证矣。不知妙玉心中只辨清浊,何分男女。彼固不以男子视宝玉也。惟其如此,故与宝玉相契之深。……污杯而弃杯,污地而洗地。妙玉之心,惟宝玉知之。是两人犹一人也。盖宝玉忘乎己之为男,亦忘乎妙玉之为女,只是性情相合,便尔臭味相投。此之谓神交。此之谓心知。非食人间烟火者,所能领略。若说两人亦涉儿女私情,互相爱悦,则俗不可耐矣。”
且此处曹公又有“险笔”:妙玉“仍将前番自己常日吃茶的那只绿玉斗来斟与宝玉。”按此句多为读者误读,认为宝玉哪是头遭儿因缘际会,搭着黛玉宝钗两个的缘法,才吃得了妙玉的茶,事实上“仍将前番”云云,君独不悟,宝公早已是栊翠庵的常客了嘛!此为曹公春秋笔法,暗讽妙玉矫情虚伪!实则,据陈曦钟《“仍”字释疑——读红零札》与《再释“仍”字——读红零札》辨析,“仍”通“乃”,“前番”意“原先”,故此句意为妙玉“乃将先前自己常日吃茶的那只绿玉斗来斟与宝玉。”——这里没有春秋之笔,不过狡狯之笔!设若妙玉、宝玉有男女之私,宝玉是栊翠庵主裙下之臣,妙玉还当着黛玉“仍”将“前次”的“案发工具”摆出来,她那怕不是石乐志!而黛玉睹此,毫无被人惯常误会的好弄“小性儿”,当场发作,过后冷笑,也说明黛玉亦并不以为宝玉背着自己如香港八卦杂志惯用语所谓“偷吃”妙玉。要知道,黛玉的颖悟聪慧,是远过于你我皆凡人的,而当时她在场,对现场气氛的体察感受也是远过于几百年后之读者如你我的,她的判断,我们完全应该相信。
按妙玉之一重大“黑点”,便是嫌恶刘姥姥。今可与黛玉合论。多有读者以黛玉讥笑刘姥姥“母蝗虫”、“携蝗大嚼图”、“当日舜乐一奏,百兽率舞,如今才一牛耳”,为半斤笑八两,五十步笑一百步——都是寄
热门话题
推荐文章
最新文章

Copyright C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午夜招聘网

微信扫一扫